全国
[切换]
推荐进入北京站

体验小程序预订更轻盈

4001-52-1588
广告合作

蜿蜒的金山岭长城之游

发布者:宇轩 金山岭长城 1432 13年08月16日

金山岭长城之前,我并做的一件重要事情就是看天气预报。还好,是个晴天。但是温度可不低啊。北京就是这个样子。那也不能不去啊。索性,带好防晒物品,赶紧出发!

从大门口到长城脚下不过几百米的山路,因为热,走起来颇觉得有些吃力。路旁是并不怎么遮荫的旱柳和桧树,奇怪的是,每株柳树都明显有人工嫁接的痕迹,粗壮皴皱的树桩上接出几枝光滑嫩绿的树干,看起来分外地不搭界。这样最过普通的树都不让它自然地生长,真不知是为什么,不由得让人想起龚自珍的《病梅馆记》。



到了砖垛口登城口,我们先向西行进,不多时就到了西五眼楼。去过这么多长城,我还是在第一次在这里见到独具特色的障墙,障墙是与城墙交叉方向修砌的一堵堵墙,每个障墙上都有三个小射孔,这样即使敌人攻上城墙,也可凭借障墙阻挡敌人对敌台的进攻,我试了试,踮着脚眼睛都够不着最矮的射孔,想来驻守长城的兵士一定都是人高马大。西五眼楼再往西的路和敌楼都损毁严重,步道到下一个敌楼有两三米的落差,但连台阶都没有。不少探险者选择由此继续西行,绕过一段军事禁区,去往古北口卧虎山长城。我们带着孩子,不敢冒进,便折回来,向东行进。

一路开车过来,沿途的草坪和公路隔离带上,各色月季和粉艳的蔷薇开得正盛。这里的山颜色却有些单调,漫山遍野除了葱茏的灌木和草丛,土褐色的山岩,就只有一种并不醒目的白色小野花大片大片地开着。忽觉得随热风扑面而来的竟有熟悉的槐花香,俯身细找,疏疏落落地还真不时冒出一株矮小的槐树,槐花沉甸甸地坠弯了枝头。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寻到了一株离城墙较近的槐树,探出身去,够了几串槐花,清甜的味道一入口,我便立刻找回了久违的感觉-儿时,和四五小伙伴猴似地爬上树拽槐花,再搁在绿军帽里放到蜂窝煤上烤熟了吃,为此不知烧坏了多少帽子挨了多少次训;大学时,趁着月色,两个好友托着我早已不敏捷的身躯爬上学校花园的老槐树,腿也蹭破了皮,才好容易摘下几串宝贵的花。顺手递了两串给儿子,他一边嚼一边念叨,这要是给林黛玉看到,还不得气死。

一路走来,有的敌楼修葺如新,有的却完全保持原貌,一新一残的对比,带给人难以名状的震撼。金山岭长城的年龄并不算太大,它是明朝时戚继光主持修建的长城,据说也是保存最完好的明长城,但不过几百年的功夫,就已损毁如此,想那年代久远得多的长城,要经多少人力才能存留至今。我们的体力渐渐耗尽在酷热里和不断上上下下的攀登中,但紧密相连形式各异的一座座敌楼,又不断吸引我们走出阴凉,去往下一个目标。南边的一小段长城和邻近的山峰则被阳光染成了耀眼的金色,纵没有大小金山楼的典故,单凭此景,这里被称做金山岭也当之无愧。热风吹得云来云往,变幻莫定,雾气更浓,太阳也渐渐被遮住,但仍顽强地给乌云镶上了一圈夺目的金边,一线线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和着缕缕乌云倾泻而下,形成了一道奇异的金灰色瀑布。

行至将军楼,突如其来的几滴太阳雨,让我有了危机感,再加上热,我不住地提醒老公,预报傍晚有雨,差不多就下去得了,以免被雨浇。没想到他老人家一边固执地继续前行,一边仰天长呼:“大风呢?!雷雨呢?!冰雹呢?!”。我赶紧提醒他,低调点,别真把雷公招来。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一声炸雷,狂风大作,乌云翻滚,顷刻间已有压城之势,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但并不密。

快到山脚下时,天完全放晴了。金山岭长城最险要最精华最美的部分我们其实还没有走到-文字砖,麒麟影壁,单边墙,登天梯,仙女楼,望京楼......我们的遗憾,只能在刚买到的金山岭画册上去弥补了。

工作时间:9:00-18:00

咨询qq群:533730413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官方微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