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我要开店

4001-52-1588

游走在重庆记忆的边缘

发布者:妹儿 南山植物园 296 13年10月23日

(在重庆其他地方的游记另外再写,先将这段难以磨灭的记忆提前写完,怕时间长了,没有这种感觉了。)
        2013年4月29日,重庆在经历了昨日的一场电闪雷鸣的大暴雨之后,雨量很大地一直从昨天夜里下到了今天中午。
       一早,看那雨势,没有要停的意思,我也打定主意要在宾馆里呆上一天了。
        临近中午,天空突然放晴,于是我整装待发,准备按原计划去“扫街”——我的目标是去找寻南滨路上渐渐消失的老建筑。
      对于方向感很差的我,前些日与同事一起商量着行走,终究还是迷失在这座层层包围的城市里。而今天我要独自行走了,选择去三峡的同事不停短信我,让我别迷路了。而我正在路上——

        从宾馆出来,我带上了行李,背在背上,感觉也没那么沉重,心里一再平衡自己的体力。江北区大石坝,在前些天的出行中,我已经把它在重庆所处的地理位置定义为是一个能耗掉热情和体力之地。


       我决定先去菜园坝火车站,寄存了行李之后,再乘车去南滨路。
       在站牌前,看不到菜园坝的影子,只好张嘴问了,一个重庆妹子告诉我,你可以到大庙再去转车。她一扬手指着靠站的车说:这车就可以到大庙。
       我无比信任她,道了谢,毫不犹豫地跳上了车。车上有空位,我坐在一个漂亮的妹子身边,拿出地图开始捉摸,一团雾水到,我都忘了这是几路车了。我问身边的妹子:请问我坐这车,到哪儿转车,能到菜园坝火车站。妹子说:这车就能到呀!我帮你看看。她起身去车厢前端的站名指示牌,看了告诉我:一会过了桥,钻过一个燧道的那站就是菜园坝火车站。
      我无比吃惊,啊,运气太好了,居然不用换车就可以到。我掏出手机导航,一看,妹子没有忽悠我。
       我顺利地到了菜园坝火车站,发现到处是寄存行李的。一路找过去,找到一家铁路的,花了10元钱,放下了背包。然后到一侧的售票大厅,在售票窗口打印好出发前在网上购的火车票。一侧有铁路警察的办公室,我走进去询问:“一侧存包的是铁路自个儿的存包房吗?”铁警表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说:“现在存包的全是私人所为,跟铁路无关。”然后语气生硬地说:“你什么观念,还局限于以前的观念这是不行的。”我争辩道:“我不知道什么老观念新观念,我现在想知道的是,存在这些私人的寄存点是不是安全?”铁路警察说:“我怎么知道。”我说:“这铁道部撤掉了,没一起把你们这些问啥啥不知道的也一起撤掉?”还没有等铁路警察反应过来,我扭身走了。
       返回存包房,对存包人说,我有东西没拿,现在能拿一下吗?估计他还对我有印象吧,说自己进来拿吧。我翻过水泥收货台,到第二排的货架上,找到了自己的包。我打开包拉链的小锁,伸手把钱包拿出来了,毕竟还有两千多元钱,这小锁也只能锁君子,为了避免了扯皮,还是将钱物随身带吧。

       本来想,扫街的地方也不是很安全,想通过寄存在铁路上的寄存点,避免些麻烦。但不曾想,这寄存点已经有“新观念”了,我只能相信自己了。


        走过火车站的操场,步行到了马路对面,站在公共汽车站的站牌前,我又开始研究了。正好有一辆车的终点站是“弹子石”。从地图上看,弹子石紧靠我要找的第一站——法国水师兵营旧址。包里只有一元钱了,也不知道这车是不是两元钱的中级车,我就近进了一家超市,买了包怪味胡豆,于是多了好些零钱出来。一走出超市,那车就来了,我跳上车,在车上晃荡了近一个小时,掏出手机,百度导航上一看,不对,弹子石在内侧,而南滨路在靠江边,这两处不知道隔了多少建筑物。顺着路,我一直前行,手里的导航一直向着我要去的地方指去。很顺利地跟着导航,穿过一条几乎极少有人通行的道路,没有费多少力气,更没有绕弯路,导航就是那么执著地指向前方我要找的法国水师兵营旧址。拐过一个新建楼盘的弯,目测范围内,我看到了那座小楼。


       对于路盲的我而言,如此顺利,就如同有什么东西指引着我,心里不禁有些害怕,从摄影包的内包里,拿出一张开过光的护身符,放到右边口袋里,又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我录下了这样的一段话:“对于方向感很差的我来说,今天是非常地顺利,所有的车都被我歪打正着地都坐对了,然后路也是歪打正着地都走对了。现在呢,我要去的是法国水师兵营的旧址。因为太顺利,所以我把我身上的一张护身符放在了右口袋里,拐过这弯,已经让我看到法国水师兵营的旧址了,完全就是在树的当中了,好了,我要去看看了——”  
       我一步步地靠近它,心里竟忐忑起来,虽说今天很顺,但毕竟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找到它。它没有让我失望。
  

上一篇:大爱重庆 下一篇:圣灯山交通指南

工作时间:9:00-18:00

咨询qq群:533730413

扫描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官方微博

回到顶部